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江湖病人:妖僧_ 022. 藏鹭-

时间:2021-05-08 18:3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水草二十三小说江湖病人:妖僧 022. 藏鹭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又过盏茶功夫。

    一心堂内。诸人静默。唯剩了同括孤立鱼悟一侧,沉声诵经。

    鱼悟徐徐启睑,一扫堂内众人,缓道:“如此,这水寒,便有劳姬施主呈于五鹿国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姬沙面色一沉,又再拱手笑道:“老朽还得多谢禅师相助之谊。”

    鱼悟摆手,再道:“至于左右大臣,有劳二位远渡前来。现下,此事已全,诸心皆安。烦请二位回返转告贵国主上,凡事心诚则灵,种善因,必有善果。老衲见贵国使臣,甚有慧根,何不就留于宝象寺,潜心修佛,一来显示友邦情谊匪浅,二来也可为贵国主上广积功德。”

    二臣闻声,立时解意,齐齐称是。

    胥留留瞧一眼祝掩,朱唇浅开,轻道:“晚辈虽与外使初识,却也感觉缘分不浅,若鱼悟禅师不弃,晚辈同祝少侠或得时常前来宝象寺叨扰。”

    鱼悟笑应,两目一眯,更显狭长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我也不多耽搁,”胥子思轻拉了胥留留一掌,柔声询道:“这便随爹爹回返钜燕可好?咸朋山庄没了我的宝贝女儿,鸟也不鸣,花也不香,哪里有些个生气?”

    胥留留闻听,噗嗤一声笑出声来,然侧目一瞧闻人战,心下思忖半刻,接道:“女儿此次离家,本就是出来游山玩水,未曾想甫一出门,便遇上少扬城那事,奔波至今,还未得暇好好玩上一玩,这便要被父亲捉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胥子思闻声,急急摆手,“这罪名可是大了,我这当爹的,哪敢损了女儿游兴,若是想要在外多散散心,那便迟些返家,无妨,无妨。”话音方落,低声接道:“这垂象春光无限,风景如画,我这老骨头,也是多时未得松动了,不然……爹陪着你,一同游玩?”

    胥留留不由长叹口气,面上一沉,正待回应,已然听得胥子思低声叹道:“也罢,也罢,爹还是先回山庄候着吧。”此言方落,又再侧目一扫鱼悟师,轻声哼道:“想来小女在垂象游历的几日,禅师必会多加照拂,保其平安吧?”

    鱼悟浅笑,唯以“阿弥陀佛”应之。

    堂内诸人见状,俱是起身,互相客套几句,放脚便走。胥子思默默行在后面,径自喃喃:“算那容欢走运,未曾同我打过照面,若是认得,只要他敢踏出宋楼半步,我非得把他打得面目全非,讨不上媳妇儿才算干休。”

    闻人战一听,娇笑不迭,左手挽了宋又谷,右手牵了祝掩,全然不顾那二人面上苦色,擦着胥子思脚踵,一齐退出了一心堂。

    当日入夜,戌时。

    那自少扬城结识的四个年轻人,又再聚于一处,齐齐支肘托腮,八粒葡萄般的目珠,转个不休。

    “祝大哥,你说那同括师傅,一夜之间,怎就成了尤耳外使?”

    宋又谷不待祝掩应答,已是轻嗤一声,只朝闻人战冷笑两回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闻人战此时心情倒好,也不同宋又谷多计较,见状应声接道:“堂上众人,反正没有一个提出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何需异议?水寒寻回,此事已休,无论何人,谁不想着早些了结此事,怎愿多生枝节?”

    胥留留稍一沉吟,启唇欲言,却终是未有一语。

    祝掩见状,长纳口气,沉声缓道:“你若居于他们那位上,自会通晓分寸。高处弥寒,多得是无奈谎言,若时机到了,斟酌轻重,自然而然便学得会指鹿为马,颠倒黑白;现下这般结果,已是‘不太好’中的‘最好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,为人正直,不慕荣利;祝大人此言,恕难苟同。”

    祝掩闻声,眉头微攒,不敢多瞧胥留留,启唇却道:“胥姑娘,胥大侠爱女之心,溢于言表,今日堂上,更是直言不讳,明指鱼悟师初时所示那宝珠是假;然则,如此豪爽直言,多半因着鱼悟师一时心急,错使一计,原想着抽薪止沸,未料得火上浇油。”

    胥留留冷哼一声,道:“祝大人才真是心直口快!”

    闻人战见二人面上俱是稍显不快,这便轻道:“即便那几个官门中人认了此事,若照你们所想,同括师傅并非外使,也全不知晓那尤耳之事,其怎就有那水寒,也不在堂上反驳鱼悟师所言?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我倒也很是不明。”宋又谷搔搔耳后,眸子一亮,“即便他不是外使,或念着那佛门中的‘是便是不是,不是便是是’,也不会同鱼悟执着。然则,水寒可是实打实,明明白白在那一心堂亮了亮。你们说说,那小和尚究竟自何处得了那宝贝来?”

    “那善男子,定是闻人老头儿无疑。”闻人战嘴角一抬,竟已乐得前仰后合,“若是他晓得自己被小和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称作‘善男子‘,怕是定要自己刨个洞躲进去了!”

    少待,闻人战却又凝眉,面现苦色,瞧瞧胥留留,接道:“我想我爹了!”

    祝掩同宋又谷俱是查见闻人战长睫已湿,心下一紧,疾声抢道:“同括师傅!改明日一早,我们再往宝象寺,私下问问同括,想来其定不会不顾那林中过命的交情,必得据实以告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胥留留柔柔牵了闻人战一掌,摩挲轻道:“或是闻人前辈确实不欲旁人知晓此事内情,就算同括师傅那边无甚线索,我等仍当前往薄山去瞧上一瞧,闻人前辈许是早早候在那处专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闻人战一听,立时破涕为笑,反手轻拍胥留留掌背,低眉轻道:“也不知,到乱云阁时,可还赶得上我那生辰。”

    “哪日?”

    “二月十三。”

    宋又谷啧啧两声,柔道:“好日子,当真是好日子。若是赶不及同闻人前辈庆祝,那本公子便给你张罗一个生辰宴,包你终生难忘。”

    胥留留面颊微侧,细算来,距闻人战生辰,也不过余了三日,若赶去乱云阁,不见闻人不止,怕是又要徒惹伤情,反失了兴致,白白糟蹋了个好日子。思及此处,这便一拍闻人战肩膀,轻道:“明日,我尚需同爹爹交代少扬城及鸡鸣岛来龙去脉,恐要耽搁大半天。若是明日入夜启程,又怕一路劳顿,即便赶至薄山,也难尽兴庆祝。倒不若,我等暂留擐昙三日,待你那生辰过了,再往薄山,不知诸位何意?”

    祝掩闻声,又再浅笑,颔首道:“确是如此。我这边也有些个琐碎需得同我师父说上一说。”

    宋又谷见状,折扇轻敲掌心两回,应道:“也好,也好。”

    闻人战亦是轻应了一声,后则静默一刻,陡地抬眉,唤道:“胥姐姐,是不是过了十五,便能嫁人了?”

    胥留留一怔,扫一眼座上两男,掩口笑道:“十五及笄,确是可以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少待,又再接道:“闻人姑娘可是有了心上人?”

    闻人战颊上红霞陡飞,徐徐将两掌一摊,掌心抵在脸畔,两肘支在桌前。那娇嫩形容,像极了璀璨珊瑚托玉盘,柔美,天真,透着丝丝清凉轻快。

    祝掩同宋又谷对视一面,又见闻人战定定瞧着他们二人,三人眉语几番,竟是齐齐红了脸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后,钜燕国都,广达城内。

    一处暗阁。

    有一女子,周身素白,身形较长,正自取座堂上。其随意绾个松垮的圆髻,披散余发;耳后系一条玄色长纱,将半面仔细遮了;或是怕那面纱尚不够郑重,又在头上着一珍珠宝冠,此冠最上乃是金质,尚有些雕镂以为装饰,下部伸至耳侧,又自两耳横着各探出一条金钩,左右相对,拦在鼻尖,钩上挂满珍珠串坠,左右各二十根,密密挨连,颗颗皆是圆润饱满,自此女面颊正中往下,一直拖坠及胸,这便将女子面容更遮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女子徐徐抬掌,正将一细物置于目前,稍一使力,细物自开,呈八瓣莲状,莲心正中,乃一明珠,分现九色奇光。

    女子目华由亮转暗,目珠蒙了满满水雾,沉声道:“你是说,我共姜,竟算不到有人已将水寒归还宝象寺?”

    一男子着秋色长袍,弓手虾腰,举止甚恭敬,闻听此言,立时接应,“禀泽女,苑内安插鱼悟身边细作,亲见姬沙同胥子思俱是怒气冲冲前去,后则同左右大臣一齐离开。自始至终,宝象寺内,既无刀剑相向,也无生死相搏。连少扬客栈内涉入外使一事的四人,出得一心堂,也是一脸如释重负。寺内有言,说是一自垂象灵和寺来的小和尚,解了急困。现而今那尤耳两臣,已然把臂同归,表面功夫做的十足十。小的想着,若非已将失珠寻回,怎能一瞬平息两方怒气,将那二人连同尤耳左右大臣皆是治得服帖?”

    共姜一听,面颊一扬,冷眼看着男子,道:“段干色,你所说,我当解意。若非失珠尘埃已定,那尤耳两大臣断不会就这般回去。若是鱼悟欲联合胥子思鱼目混珠,怕是姬沙同右大臣也不会和颜悦色的认了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然则,”共姜一顿,径自接道:“你来告诉本主,尤耳一共进献三珠,钜燕垂象各一颗俱已入了两国皇宫,往五鹿那一颗,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被唤作“段干色”的男子一怔,徐徐吞唾,目不转睛瞧着共姜掌上奇珍,颤声应道:“五鹿那一颗,现下,便在泽女掌上。”

    共姜闻声,吃吃轻笑,玉指浅点几回,陡地冷道:“如此,你倒说说,那灵和寺僧人,究竟自何处多得了一颗水寒来?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